每周一到周六的上午,76岁的刘会生都会准时来到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针灸科坐诊。诊室在门诊楼二楼,虽然狭小,但他夏季六点、冬季六点半准时上班,数十年来,风雨无阻。

  秉承家训,赤子寻梦

  1940年,刘会生出生于河南的一个中医世家,父亲刘复伍是解放前郑州市第一批知名的老中医,擅长针灸、内科、儿科等疾病的治疗,在解放初期曾担任郑州市建设区联合医院院长。

  自幼秉承家训,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少年时期的刘会生就在心里种下一粒种子,很早就开始研读中医经典和医学经文,尤其是《黄帝内经》《伤寒论》全文,均能熟烂于心。父亲见他悟性很高,也就毫无保留地将医术传授于他。

  刘会生告诉记者,在上学期间,他在做完功课之外,经常夜里借助校园里的路灯学习医学知识到深夜,即使在走路的时候,也常常手不释卷。就是靠着这种不懈的努力,刘会生积累了丰富而扎实的中西医学理论。

  走上工作岗位之后,刘会生凭借出色的工作业绩和才华成为河南中医学院的教授,在教学期间他主讲《针灸学》课程,为了讲好《针灸学》,刘会生倾心研读,经常备课到深夜,以求能传输给同学们详实和扎实的理论知识。同时在教学中,他深刻贯彻“知行合一”的教学精神,临床带教中非常严格认真,使同学们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达到统一,赢得了同学们和学校的赞赏和肯定。

  刘会生拥有多年的治学经验,著有《针灸新知识辞典》等多部著作,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其中10余篇荣获国内外优秀论文奖。2000年8月,刘会生被国际卫生医学研究院香港现代医学研究中心聘为高级研究员。他先后赴中国香港、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访问、医疗和讲学,还受到泰国、英国等各大医疗机构的邀请,曾获东方国际名医特别贡献勋章一枚,获国际医药学金象大奖。

  在临床医疗中,刘会生擅长针药并用治疗偏瘫、面瘫等疾病,同时对急慢性消化系统疾病,风湿性关节炎、痛经、月经不调、小儿遗尿、顽固性头痛、颈肩腰腿痛等疾病在治法上有独到之处。

  小小银针蕴藏济世爱民故事

  记者到刘会生的针灸科诊室采访时,碰巧遇到一个叫王存仁的患者,进门就喊:“刘神针,我来给你送《老汤》来了!”王存仁告诉记者,他多年求医,与刘会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已从原来的医患关系转变成了朋友关系,今天专门是为刘会生送《老汤》戏票。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许多刘会生行医救人的故事。

  1982年,刘会生乘火车去信阳出差,当时他所在的11号车厢人满为患,连立脚的地方都没有,突然,火车上的广播发布紧急寻医通知:6号车厢一位女乘客休克。听到广播后,刘会生赶紧挤过密密匝匝的人群,挤到6号车厢,一个女医务工作者已先赶到,但面对这个心律听不到、血压测不到、脉搏摸不到,已处于休克状态的女病人,女医务工作者束手无策,只好建议疏散围观乘客,保持空气畅通,待火车到站后再送往医院救治,所有的人都为这个处于危急状态的病人捏了一把汗。看到这种情况,刘会生说:“我是河南中医学院的医生,我来看看。”经初步诊断,病人休克的主要原因是低血压或低血糖,他急忙掏出随身携带的针包,沉着冷静地选择三个穴位飞针扎下,一分钟后一直处于休克的病人醒了过来,车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既为病人的转危为安而庆幸,更为刘会生的医术而赞叹。

  让人感受到刘会生针灸之奇妙、疗效之显著,还有西华县一位殷姓患者。因为梗塞在脑干位置,病人吞咽功能缺失,营养全靠鼻管输送,转了好几家大医院,花了很多钱,病情都未减轻,后来转到中医院学第三附属医院,慕名找到了刘会生。当时正赶上春节,一家人却准备着在医院度过,悲伤而又无奈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时候,刘会生高超的针灸技术再次发挥神奇的疗效,当扎到第六次时,病人突然会吞咽了,此时已是大年三十的傍晚了。家人用鱼汤泡馍,病人一下子吃了两大碗。病人家属激动得泪流满面,并赶紧收拾行李,连夜赶回家高高兴兴过年了!

  技不在高而在德

  真正的医者,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刘会生在50多年的从医生涯中,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为无数患者解除了病痛,博得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树立了一代名医的大家风范。刘会生说:“我今年已经76岁了,干一天算一天,活一天就奉献一天,要活到老学到老,多给大家做些事。”坐诊时,不管多晚,他都要看完最后一位病人后才回家吃饭。大家都称他为“神针爷爷”。而“神针爷爷”不知为多少患者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处处为患者精打细算。

  在针灸科诊室里,51岁的吕冬梅举着扎有银针的双手对记者说:“你们早来一会就能看到刘会生的医术多神奇了。我是会计职业,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腰肌劳损,昨天一不小心闪了腰,疼的站不住,今天一早来排队,刘会生给我扎了两针,现在居然可以下床走动了。”

  退休了的冯梅芝由于长时间在办公室伏案工作,得了颈椎病,在北京医院做手术后留有后遗症,不能走路浑身疼,手指僵硬不打弯,头疼头晕,经人介绍找到了刘会生。她说:“刘会生真是个好人,对待病人像亲人,采取精神鼓励疗法、音乐疗法,病人来到诊室都很舒心快乐。”

  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今天,刘会生用医德弥合了医患间的裂隙,更难得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回首半个多世纪的从医历程,刘会生颇有感触,他说:“少年时觉得中医是个宝,青年时觉得行医是仁爱,暮年到来的时候,我的心依然辽阔,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岁月不饶人,但我会一如既往地钻研医术,治病救人。”

  只有心中盛满人间的真情,头脑装满天下的道理,才能通达真理的意义。一位忠于事业、深明大义的老医生,让我们读懂了什么才是品德高尚的仁医



刘会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