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名片:章程,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博士生导师,孟河医派章氏中医第九代传人,江苏省常州市慈仁堂武进淹城中医门诊部主任,主治消化系统、妇科、肿瘤以及各种疑难杂症。

  门诊部日均门诊量超过百名,不仅有常武地区的患者,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患者也慕名而往。

  “医乃仁术,无德不立”是章程医生的行医宗旨。

  “我现在吃什么都香得嘞,哈哈……”

  2013年11月6日,这是立冬的前一天,上午8时10分,记者面前的这位老人爽朗、健硕,说话时正忙活着沏茶、倒水。

  “这8年的时间都是多赚来的。”8年后的今天,几乎让人难以置信,81岁的谢杏生,他的生命却复苏得比任何同龄人都硬朗。

  其实,在慈仁堂武进淹城中医门诊部主任章程的救治下,无数个“谢杏生们”每天都在力图为这“赚来的时间”涂上斑斓七色,从曾经游离在生死边缘到现在的身心健康豁达,他们几乎跨越了生命的整个轮回。

  尼古拉·哥白尼曾言,人的天职在勇于探索真理。而章程始终认为,他的真理,就是“挽回造化,立起沉疴”。

  让生命再次盛放

  2008年,江苏省常州市红梅街道红菱村委砚瓦池村村民谢杏生渐觉双腿有麻木感,开始并未在意,直到麻木蔓延至胸部以上,他才意识到严重性。

  在家人的陪同下,谢杏生到常州市某医院接受检查,最终得出结果:骨癌晚期,全身扩散,最多可活三个月。

  谢杏生的人生,在一瞬间暗淡了下来。

  几天后,谢杏生被转至常州市另一家医院,结果亦同。

  会诊,化疗……再会诊,再化疗……

  “别再花冤枉钱了,让他想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医生劝解着谢杏生的家人。

  被家人拉回家里的谢杏生已不能再下地走路,他默默地望着天花板,无奈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冰冷降临。

  但谢杏生的大儿子谢志平不甘心,他辗转联系到了九代中医世家传人章程,简短描述了父亲的病情。

  次日清晨,向来不算寒冷的常州下起了大雪,经过长长的雪域,章程匆匆赶了40多里路,出现在谢杏生的病床前。

  把脉之后,章程笑着对谢杏生说:“你属猪,我属狗,现在猪和狗碰到了一起,你有希望了。”谢杏生混沌的眼睛动了一动,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走到隔壁房间,章程不得不对谢志平道出了实情:“我刚才只是在安慰你父亲,其实他的病情非常严重,脉象都已经乱了,但我尽力一试。”

  言语间,章程头发上的雪花正在化成一粒粒水珠顺着耳后滑下……

  第一天,一服中药;

  第二天,又一服中药。

  ……

  第九天,吃完第九服中药,章程再次为谢杏生把脉……章程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光芒。

  “现在有脉象了,你父亲这回可能有救了。”章程对谢志平说。

  “我全身的麻木感正在逐渐减退,已经可以柱着拐杖下地走路了。”谢杏生不断向记者述说着彼时的欣喜,“尽管那时我已经73岁,但我还是想活下去。”

  几个疗程下来,谢杏生到医院检查,医生难以置信:病情趋于好转。之前的病友吃惊地开着玩笑:“你还活着啊,我以为你已经成灰儿了呢!”

  经过章程将近两年的悉心调理,谢杏生的复查指标已基本正常。

  谢杏生死里逃生。其家人告诉记者,对于章程的感激,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情感,那是一种生死相托的信任。

  无独有偶,2011年9月,江阴市利港镇王家头村的蔡梅芳全身发黄、失聪、失明……经检查确诊为胰腺癌。住院8天后,时年64岁的蔡梅芳坚持要出院,不再接受治疗。她告诉泪眼朦胧的女儿:“手术费太高了,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就算做了手术,估计人也多活不了几年了。”

  蔡梅芳的女儿内心挣扎。想为母亲做手术,没钱,且风险极大。不做手术,眼看着母亲身体越来越差。也就是说,倔强的蔡梅芳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愿儿女用后半生的负债去换取自己未知的生存希望。

  蔡梅芳的女儿想到用中医保守治疗再试试,于是,她想到了曾经给自己治过病的章程医生。

  这时已到了9月底,章程未敢耽搁。把脉,诊断,开药,治疗……

  3个月后,蔡梅芳检查各项指标均正常。

  “现在我妈经常下地干农活儿,劝也不听,身体好了她就闲不住,每次回去都找不到她人影儿。”蔡梅芳的女儿向记者“控拆”着母亲的“闲不住”。

  裴一中在《言医·序》中说:“医,故神圣之业……是必慧有夙因,念有专习,穷致天人之理,精思竭虑于古今之书,而后可言医。”毋庸质疑,章程“穷致天人之理”,把中医精髓通达到了极致,以此助力无数个即将终结的生命再一次盛放。

  如果说,这是中医的魅力,那么,同样也是章程的魅力。

  2012年春节,已完全康复的蔡梅芳和儿女们围坐在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条的老屋里,说笑声溢满了整个房间。

  或许,这样的笑声,正是章程不断精进医术最朴素的力量和愿景。

  患者的亲人

  2013年10月25日上午,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患者刺伤医生案件;

  10月27日,江西南昌第一医院发生护士被歹徒劫持事件;

  11月9日晚,镇海区人民医院(宁波市第七医院)发生一起暴力伤医事件;

  从医学意义的角度而言,医生和患者应该是利益共同体。正如医学社会学家亨利·西格里斯所说:“从行为学上来说,无论是‘医’还是‘患’,其出发点都只有一个——让病人康复起来。”但是,在当下,原本一对应当互信协作、目标统一的“共同体”,也会出现势如水火的相互对立。

  然而,凡此种种,江苏省武进区湖塘镇贺北社区邹家村的王春洪却怎么都不认同,更无法理解“医患对立”的说法。

  在王春洪的眼里,章程不仅仅是一个医生,更是自己的亲人。

  2003年4月26日,王春洪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当地三家医院针灸、手术等一系列的“治疗”,导致其颈椎压迫神经而终至高位截瘫。

  王春洪的妻子丁秋萍看着终日躺在床上,除了说话、呼吸,没有任何自理能力的丈夫,看着身旁一脸稚嫩却整天耷拉着脑袋的6岁的儿子,看着简直称得上贫困和简陋的家透着死一般的沉寂,她几近绝望。

  “过一天算一天,撑到哪天算哪天。”丁秋萍在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

  “当时身体差得不行,每天都想着如果就这样结束便可以解脱了。”王春洪每天在生与死的折磨中熬到了2006年。

  9月的一天,章程无意间在常州电视台的百味人生栏目看到了关于王春洪的故事。他连夜打电话到电视台,几经周折,要到了王春洪的电话。第二天,章程一下班就按照电话里提供的地址找到王春洪的家里。

  “章医生进门就给1000元钱,还送来两箱鸡蛋,一箱苹果。”很多年过去了,王春洪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到章程的情景,“当时还很奇怪,我们也不认识章医生,也不知道他是谁,怎么会到我们家来?”

  “身体实在太差了。”章程为王春洪把脉之后心里暗暗思忖着怎样才能更好地帮助这一家人。


  次日,章程把配好的中药送到王春洪家里……

  “他每隔一个时期就过来看我一次,了解我的病情,带来配好的中药,不仅没收过一分钱,还每次都给我们留下钱。”丁秋萍等不及丈夫说完,抢着告诉记者,章程不仅给他们钱,还每次都给家里带吃的,给孩子带吃的,还负担孩子的学费……7年,从未间断。

  王春洪的邻居王秀英“经常看到章医生过来”,“这样的人可是不多啊,还给他治病,给他送营养品什么的,他现在气色多好啊,他真是遇上好人了。”

  “因为我的病,需要睡特制的汽垫床垫。”王春洪卷起床单说,“就连这汽垫床垫都是章医生给买的,这已经是换的第4个了。”

  丁秋萍说,孩子时不时就会问“章伯伯什么时候来”,一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就一边往外跑一边喊着“一定是章伯伯来了”。

  王春洪的儿子每次到淹城都要到“章伯伯”的诊室坐一会儿,章程只要有时间,就带他去洗澡、吃饭……

  “现在孩子已经上高一了,很开朗,学习也很好。”丁秋萍对以后的生活充满着希望。

  “章医生对我们家这么好,把我的身体也调理得这么好,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如果有一天我能站起来,我一定要做像章医生一样的好人,回报这个社会。”现在的王春洪,眼神是那么的坚定。

  有人说,医学人文关怀是对患者的生命价值、人格尊严、生理及心理需求的具体关注和体现。其实,用更接地气儿的话说,就是把患者当亲人。在章程的思维里,只有做到了才算数。

  在慈仁堂诊所的候诊厅里,记者见到了一位特殊的患者,34岁的常州市民刘悦(化名),结婚8年未孕,经章程诊治,“现在常常和家人分享为人母的喜悦。”

  2011年6月,因为不孕,刘悦的家庭濒临破裂。“非常灰心,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感觉生命不再有意义,当时已经打算离婚了。”刘悦的一个远房亲戚介绍她“找章医生试试”,“我6月份开始吃药,11月份就怀孕了。”

  刘悦说,章程不仅挽救了她,更挽救了她的婚姻。

  “当时章医生给我把脉知道我已经怀上了宝宝,章医生也高兴得不得了,叮嘱我如何护理,常常打电话问我情况,很细心。”

  “孩子百天之后,为了表示感谢,我特意给章医生送来礼金,可是怎么说他也不收。”刘悦说自己的感激之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有什么理由收人家的谢礼呢?”章程轻描淡写一句话,让记者找到了医患之间人文关怀的真谛。

  刘悦指着手机上的照片告诉记者,“我孩子现在已经一岁半了。”

  照片里,一个略显调皮,却十分机灵的小男孩,正雄赳赳地举着小拳头。

  点亮贫困人生

  在慈仁堂武进淹城中医门诊部大门的一侧,2013年的新年献辞里最后两句是这样写的:美好梦想,我们一起点亮;新的征程,我们共同开创。

  章程点亮的不仅是一个个美好的梦想,更是很多原本贫困的人生。

  其实,几年来,慈仁堂武进淹城中医门诊部收入中大部分都用在了爱心捐赠上:诊所向街道慈善基金累计捐助了20万元;资助了83位贫困大学生上学;并长期捐助常州绵竹班、敬老院、特殊教育学校等。

  2009年,诊所为患者免除医药费51万元;

  2010年1月~8月,诊所为患者免去医药费50多万元;

  2013年,截至发稿日,诊所为患者免除医药费近70万元;

  1999年,章程开始资助贫困学生。10多年来,他播下的爱心“种子”已经开始发芽、开花。章程资助的83位贫困学生中有20多人已经毕业,他们学习、工作表现出色,生活中也积极向上,有自己的理想、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这令章程倍感欣慰。

  2006年,章程又参加了常州市武进区慈善总会开展的“圆梦行动”,救助那些考上大学却因贫困无法入学的学子。章程说:“每年,学生们考试一结束,我就开始想起‘圆梦行动’。只要有能力,我就会继续做下去,也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

  “我小时候家里穷,上不起学,15岁就去当兵了。所以,我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再因贫失学。”幼年的贫困和过早辍学,让章程记忆深刻,也成了他资助贫困学子的一大原因。平时,生活节俭、对自己很“抠门”的章程资助贫困生,帮助他人时却很是大方。

  “在人生旅途中,在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得到过社会、他人的支持和帮助。所以,当有能力时,为社会、他人尽一点力,是应该也是必须的!”章程说,“‘圆梦行动’的意义不在于单纯的捐助,而在于成就孩子的梦想;不在于奉献多少,而在于为社会积极担当。”

  门诊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记得曾有这样一件事。有一天,章程跟这位工作人员说:“从晚报上看到一个孩子有困难,下班后一起去看一下。”见到那个孩子后,章程放下钱就走,孩子的家人追出去,“章医生都不肯留名。”

  章程跟工作人员解释说:“只要能帮人家度过这个难关就好了,干嘛要留名呢!”

  “章医生可能连这个事都已经不记得了。”这位工作人员说。

  自2009年起,每逢春节、中秋节等,章程都要为常州市武进区特殊教育学校送钱送物。“章医生的车从进校门到出校门最多10分钟,连照片他都不让拍,放下钱和东西就走。”副校长胡晴雯说起章程的事如数家珍,“医生多得很,而一直牵挂我们学校的只有章医生。”

  常州市武进区综合福利院院长钱丽芳有着和胡晴雯同样的感慨,“章医生为我们这儿的老人又送钱又送东西,五六年来,连口茶都没喝过。”

  钱丽芳初见章程,只听说他医术很高,“以前根本不认识章医生,他都能来赞助这儿的老人,人品真是很高尚啊!”

  “章医生心肠好得不得了,对我们家好得不得了,大好人啊!”王春洪曾反复说得最多的就是章程是“大好人”。事实上,“好人”章程,在常州几乎是尽人皆知。

  这样的“好人”,正是契合了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卷第一·大医精诚》中的文字表达:“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工夫行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

  之于章程的大医情怀,是“王春洪们”,是“老人们”,是那些失智的孩子们,是圆了一个又一个梦想的学子们,是他们所切身感受到的点滴关怀,以及章程的“不问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的普世之心。

  慈仁堂武进淹城中医门诊部静静地伫立于淹城中医街的街首,侧畔,小桥流水,风光旖旎,每天有上百位患者在这里比肩继踵,或者,在每一个时刻,对于每一位患者而言,所获取的是心灵的安宁和愉悦,以及生命所需求的一种力量。

  注定,章程,以数百年积淀的传承力量使得传统中医在浮华世界中终得彰显。

  又是一个清朗的早晨,东方略白,淹城的绿叶再一次婆娑作响……


  记者手记

  十一月的常州,暮露晨光已有些许凉意,而随处可见的葱郁的绿色植被,分明昭示的是这座城市的生机和张力。

  采访结束数天后,我的心情一直难以平复。王春洪、谢杏生、福利院的那些老人们,他们的笑脸似乎还在我眼前,我想,章程和那些葱郁的绿植不无相同之处,同样是在回馈着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诸多心灵。

  亚里士多德曾论证过,好社会必产生好公民,充分条件就是每个公民具备相应的社会责任感,每个人都应对社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生活的社会。

  章程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求证着个体社会关怀的责任和担当。

  如果说中医治疗是一种方式,那么,公益慈善则是一种修为。若前者高于后者,可称为医师,若后者高于前者,便是深具风范的苍生大医。我以为,章程,恰为后者。或许,此为慈仁堂世代遵循的行医内涵最良好的诠释。

  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至少在常州,诸多患者对章程的医术都赞许有加。但,如果他的医术可以打100分,那么他的医德便可以打120分,而他的仁爱之心更可以打150分。

  每一个分值,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章程。


章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