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医典籍《黄帝内经》中就出现过肿瘤疾病的记载,1600多年前的西方文献中也有关于肿瘤疾病的治疗方法,可见,肿瘤疾病已和人类相伴了数千年,直到今天,肿瘤依旧是摧毁现代人类健康的第一杀手,随着科技的进步,肿瘤的治疗方法和手段也在不断更新,但是,尽管运用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治疗方法,如靶向药物和质子治疗,但仍有大部分肿瘤患者依然会复发和转移,这不得不让人深思:难道年年更新的肿瘤治疗指南不能真正治疗肿瘤疾病吗,得了肿瘤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良好的情绪是身体健康的核心要素

医学上对于肿瘤的解释是:机体在各种致病因素下,细胞异常增殖而形成的局部肿块,良性肿瘤容易治疗,恶性肿瘤俗称癌症,威胁生命,以肺癌为例,如果是早期,45%的患者生存期可达5年,如果是晚期,平均生存期为12-18个月,因此,普遍认为得了癌症几乎也可以说就是意味着死亡。今天采访的左占杰医生在诊治中遇到了发生转移的癌症患者,经过精心的治疗和患者的积极配合,竟然完全康复了,这虽然是个案,但对于一名肿瘤医生来说,颠覆了以往对肿瘤疾病的认识,极大的激发他探索肿瘤疾病的探索和学习。他通过查阅资料,发现了更多类似的案例。一项美国医学统计发现,159名医院宣布活不到1年的癌症患者,经过有针对性心理治疗后,最短的患者活了20个月,有1/4的患者部分或全部恢复了康复。英国皇家医院曾经通过4750名癌症患者进行了药物和心理治疗结合,其中20%的患者获得康复和基本康复,其余的患者也都较大程度延长了生命。经过对这种典型病例的随访和观察,得出了良好的情绪和对癌症疾病科学、理性的认知,在治疗、康复过程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在有些肿瘤的疾病康复过程中优于常规的肿瘤治疗方法。

经左占杰医生介绍,记者见到患者于莉(化名),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得体,姿态贤雅,完全看不出曾是一名癌症患者。她告诉记者,十年前的一次体检,她得知自己患上了乳腺癌,当时心头被一片黑暗笼罩,很快进行了乳腺癌手术,本以为摘除后不会再有问题,不幸的是,一年后又发现右肺肿瘤,“我这个人很看得开,要来的终归会来,既然命运如此安排,我又何必大惊小怪。”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病理确认为转移型肺癌,需进行肺叶切除手术,由于患者是第二次癌症手术,我比较关注她的心理状态,没想到于莉比较乐观,当时她的情绪也鼓舞了我,手术结束后,我暗自为她祈祷,希望病魔远离这个豁达开朗的人。”左占杰双手合在胸前真诚的笑着,在术后随访过程中,左占杰知道,于莉辞去了工作,每天专心于自己的业余爱好——唱歌。

“我合理地调整了作息时间,每天像一个没事儿人似的,不再去想我是一个癌症患者,轻松的面对生活,希望能够安然的享受余生,没想到,一年后,又发现肝转移。”于莉温婉的笑着,好像在讲着别人的故事。

左占杰医生还利用业余时间建了多个医生专家和患者群,他每天都会在群里发送一些医疗相关前沿信息和有利患者康复的信息,他说:“其实,于莉的病例对我启发非常大,一般的癌症转移患者,在知道自己转移后,大多数是会是陷入焦虑和恐惧,越是这样的情绪,生存期越短,而于莉经过多发转移依然康复,这超过了正常预期,这也使我渐渐认识到,患者情绪对于肿瘤的康复和治疗起的作用不可小嘘。”

于是,左占杰医生在行医过程中,开始有意识的给患者以心理疏导,让他们从思想观念上放下对肿瘤疾病的恐惧,在身心放松的状态下与肿瘤和平共处,树立战胜肿瘤疾病的信心,和正常人一样的参与生活和社会活动。

如今,于莉的全身petCT检查结果显示为正常,完全是一个健康的机体,从得乳腺癌到现在,已过去了十年,于莉也从一个癌症转移患者恢复成为一个健康的正常人。

和于莉有着相似情形的李化成(化名)在某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五年前,体检发现肺癌,术后一年,开始出现头痛、复视等现像,经检查后确认出现肺癌脑转移,且是多发性脑转移。实施脑部放疗和脑转移瘤的切除手术并配合靶向和中药治疗,现在,他的生存期已经超过了五年。左占杰医生说,普遍认为,这种患者的生存期一般不超过两年,能达到5年已实属罕见。

在电话采访中,李化成爽朗的笑声传来:“我呀,就是不把肿瘤当回事,该工作工作,该生活生活,左大夫告诉我要合理安排作息时间,别再像以前那么拼命了,别再熬夜,饮食也清淡些,现在,我将一切俗事都看开了,名和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调整心态轻松生活,我呀,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是一名癌症患者了。左大夫是一个传播快乐的人,也希望更多的肿瘤患者能正确认识癌症,轻松快乐的生活。”

虽然于莉和李化成的案例是极少数,但它促使左占杰开始思考肿瘤的治疗模式,他发现,凡是这类病患都有共同的特点:始终抱有希望和信心,乐观积极,能够从疾病的阴影中摆脱出来,投入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这改变了左占杰惯有的从西医角度来治疗肿瘤的思维,开始尝试探索中医、心理、人文等传统思想与现代医疗相融合的治疗模式。

功能失衡导致疾病状态

据了解,中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定义的人群只占总人口数的15%,15%的人群处于疾病状态,剩下的70%的人群处于没有器官、组织、功能上的病症和缺陷,但是自我感觉不适,可伴有头晕、头痛、失眠、健忘、低热、肌肉关节疼痛和多种神经精神症状,基本特征为休息不能缓解,理化检查没有器质性病变。

左占杰说:“这从功能医学的角度能够很好的解答这个问题。这是人体的功能失衡到疾病状态转换的一个过程。”

据他介绍,功能医学是一门完整并具有科学基础的临床医学,也是一门保健医学,其目标是在生病前,维护好人体器官系统的功能,并保持旺盛的身心状态。功能医学认为健康的身体是功能的平衡和完整,疾病则是功能的降低和失衡。功能医学强调从遗传、环境、心理和生活方式的关系着手,研究人体最终导致病理变化的原因,从而给予有效的干预方案。据了解,功能医学在国内是一种新型的医学理念,而在西方国家已非常普及,美国拥有全球首个功能医学中心高端医疗机构。功能医学中心侧重于用整体治疗的手段来解决疾病的根本问题。与传统的临床治疗相比,功能医学更关心病人的饮食、营养、睡眠、运动、压力、人际关系、遗传等等,希望用更自然的疗法促进健康。

“肿瘤属于慢性疾病,而任何慢性病在发生之前,都有体内功能慢性下降的过程,这个慢慢下降的过程,最终导致的是终端疾病的发生”左占杰这名西医对于肿瘤的治疗开始不再迷信于单纯的切除手术。他认为,人体好比是功能之树,这棵树有树根、树干和树枝,树根就是引发疾病的原因。现代人经常熬夜导致睡眠不足,饮食不科学导致膳食结构失衡,外界环境的影响等各种不良因素都会造成毒素的沉积,这些不良因素和人体的基因发生作用以后,就会引起功能变化,人体功能长期改变,最后导致疾病,根据这个的原理明确治疗肿瘤一定要从根入手,在功能变化的时候就把它调理好,而功能医学恰是从病因预防,病因入手。如下图:

 

左占杰医生说,在他学习治疗肿瘤疾病的十多年中,思想观念发生众多颠覆性的变化,由最初的根治性切除、术后的规范放、化疗,再到慢慢接受和认可中医、中药,延伸到现在的营养、心理、心灵层面的全面关注。尤其现在接触到的发生癌症转移患者,经过全面的诊治和帮助,成为健康的人。一位医科院肿瘤医院的肿瘤专家曾经说过,教师和医生患了癌症的患者,在病情类似的情况下,生存期一般会差于普通老百姓,实际上这里面蕴含着深刻的道理。应该是给癌症这个疾病的概念重新认识和定义的时候了,人的观念是受认知和环境的影响的,癌症是不治之症已经深入人心。而真实的“癌症”,只是身体区别于正常组织的变异,是正常细胞为了适应机体外界环境的一种迫不得已的改变,一切源于我们人类机体的透支,长期处于情绪、压力的精神失衡,外在环境、有害化学物质长期的侵蚀,所有肿瘤无一例外由我们人体正常细胞分化而来,细胞对机体的适应却被我们的现代医学定义为癌症。现实人民对癌症的认知为不治之症,给本来处于巨大压力、快节奏生活状态下人们,又在头上悬起了一把利剑,让癌症患者长期处于惊恐和无助,进一步加速了患者疾病进展和生命的缩短。随着医学的发展和对癌症疾病认识的深入,将会发现会有越来越多癌症患者和被医学定义为癌症转移患者成为健康的人。有些肿瘤实际上只是重金属在机体器官的沉积,转移的患者是重金属在多个器官的沉积,通过我们现行高科技影像技术被我们发现,我们该做的不应是切除发现的处于不良的器官,而是从源头控制重金属的摄入和污染,从而改变我们的健康。当然对于肿瘤发生、发展有非常复杂的机制和机理,我想表达的是我们应该不要只关注肿瘤这个病变本身,而是更加关注形成肿瘤的过程,从源头防治肿瘤疾病的发生,我们更应该改变对肿瘤的疾病对抗状态,它是我们机体的一部分,是我们的正常细胞遭遇了不良的生存环境的一种适应的表现,我们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态面对疾病和身体的症状,挖掘出真正导致机体损害的原因,和损伤的细胞一起进行改变。随着我们机体的整体改变,改善代谢异常的细胞,这也是我们机体恢复健康的过程。在程书钧院士主编的《癌前病变和癌前疾病》绪论中写到:研究发现,相同病理类型的肿瘤在不同个体之间,其基因突变谱有很大差异。从单个基因突变到几个基因异常改变的简单叠加,都难以解释人类肿瘤的发生、发展及其复杂的临床表现。分析近年来大规模的人类肿瘤基因研究资料,提示肿瘤的发生、发展可能不是相关基因异常改变的叠加作用的结果,而是细胞生长、分化等通路基因群网络系统功能异常,驱动正常细胞向癌细胞发展。可以认为肿瘤是一种细胞增殖及分化异常的分子网络病。患同一类型肿瘤的不同个体之间,基因突变谱差异很大,这是造成相同病理类型的肿瘤具有不同临床表型的生物学基础,也是同种肿瘤不同个体之间对相同治疗反应不一样重要原因之一。在同一个体的原发与转移肿瘤之间,甚至同一个体同一肿瘤内不同细胞之间,基因突变差异亦相当大。而同一肿瘤不同部位的组织还可以呈现出现预后良好和不好的基因表达特征。癌变是一个多阶段的发展过程,从正常细胞到癌之间有一个癌前病变阶段。从癌前病变发展成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癌变过程的长短不仅取决于癌变部位、致癌因素的强弱,而且与个体易感性及免疫功能相关。癌前病变的另一个特点是有一定的可逆性,如宫颈原位癌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侵袭性癌,许多癌前病变是会消退的。最近的相关研究表明,宿主因素对肿瘤发生、发展有重要影响,这和宿主的免疫系统参与有密切关系,研究癌前病变发生、发展过程中宿主因素的改变,对肿瘤早期防控具有重要意义。大量的临床研究及基础研究恰恰证实了我们对疾病认识的角度是正确的,情绪是通过中枢-内分泌-免疫系统相互作用在形成肿瘤和治愈肿瘤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无论是患者术后复发还是完全恢复正常健康状态,透过这些病例,他都更愿意去探索功能医学层面的东西,“我的声音可能很微弱,但是希望能给患者提供预防和治疗所需要的帮助。”

会诊模式能为患者提供有效服务

左占杰与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詹启敏院士相识已久,在詹院士的交往中,深受其学术思想的影响。提及肿瘤诊疗现状,北大医学部詹启敏院士说:现有的临床诊疗主要对应肿瘤形成的最后阶段,无论是手术、放化疗、生物治疗,还是中医中药等,都会因实施太晚而显得被动,临床疗效自然难以令人满意,这也就突显出肿瘤防控的重要性。

他认为癌症发生的病因包括躯体性、心理性、社会文化性和自然环境等因素,发病机制相应的包括生理机制和心理社会机制,遗传因素及个体的生理、心理素质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良好的心态、平衡的饮食习惯是机体状态保持平衡的关键,而提升机体免疫功能是一切肿瘤预防的根本。如果遇到生活打击或者经常闷闷不乐,癌细胞就会迅速发生发展起来。可见,情绪直接调控机体的免疫功能,也直接决定肿瘤的发生、发展和转移,因此,对于肿瘤,前期防控甚至比后期治疗更重要。

左占杰认为,肿瘤的预防和治疗关键是患者的思想观念和心态,而现在的患者对肿瘤的认知大多来自于医生和曾经的肿瘤患者,但是由于个体的不同,反映出来的病症也不尽相同,不是所有的患者都适用于同一种理念,但是,对于肿瘤患者来讲,他希望更多的获知自身此类疾病的信息,于是就会出现一位患者往返于多家医院的现象,不仅浪费了时间,也会让患者陷入一种难以抉择的境地,不知道该听哪家医院,哪个专家的好。

那么,怎样能让肿瘤患者更客观更全面的获知有关肿瘤预防和治疗信息,解除其内心的恐惧,正确认识肿瘤,何理治疗,并使其不再以一病患之躯奔走于各大医院,是左占杰一直专心努力探索的事。

2014年,左占杰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樊代明院士和北大医学部主任詹启敏院士的支持和鼓励下,成立健康评估与疾病干预学会,涵盖了国内外各大知名肿瘤医院,汇聚国内外一千多名肿瘤专家和学者,建立了强大的肿瘤专家智库,将专家会诊的模式移植到咨询平台,从遗传、环境、心理,生理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着手,研究人体由功能下降到病理改变的发病过程,在健康管理和慢病治疗方面提供全面解决方案,专注肿瘤预防、早期筛查、诊疗策略制定的全程管理,减少患者疲于在各个医院之间的奔波,提高就医效率。

左占杰医生希望通过学会的努力,能为患者提供一个全程服务平台,同时集合专家优势,整合中医、西医、心理、人文等传统思想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治疗理念,为患者制定具有科学性、个性化、人性化诊疗策略,让国、内外众多肿瘤专家成为身边的保健医生,让肿瘤疾病患者在就诊时不至于茫然和恐惧,让患者及家属有依托感,能随时找到可提供帮助的人,得到专业的指导,成为肿瘤患者身边可以信赖、权威的肿瘤咨询智库,也更希望在国家层面上有这样的机构,避免患者有病乱投医,了解信息只能百度。引起信息不对称,造成患者选择了不恰当的治疗方式。 

左占杰:武警北京总队医院胸部肿瘤微创治疗中心副主任, 北京徳医健康管理促进中心主任,毕业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后勤学院临床以学系,后就读北京大学医学部预防医学系,硕士研究生学历,先后再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腔镜科、北大医院胸外科学习,师从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高禹舜主任、腔镜科张蕾主任,参加工作十四年,一直在临床一线,共同参与完成国家级科研课题一项,参与“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一项,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学会健康评估与疾病干预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学会青年委员会副主委、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胸外科分会副秘书长、北京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组织委员,北京医学会介入医学分会青年委员,对于胸部肿瘤的微创治疗和全程管理有丰富临床经验,并提出了肿瘤疾病预防、治疗,康复为一体的治疗理念,能够较好的整合中医、心理、人文等传统思想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治疗理念,为患者制定科学个性化、人性化治疗方案,倡导自然医学与现代医学有机结合,让患者在放松和谐的状态下接受治疗,将治疗对人体的副损伤降到最小,,将治疗方案的有效性提升到最大。



在肿瘤之路上的探索——武警北京总队医院肿瘤微创中心副主任左占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