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根据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与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的数据,中国创新药在研产品数量对全球的贡献率分别上升至14%,已经跻身全球“第二梯队”前列。

此时回望2010年,虽然只有短短10年多时间,却恍如隔世;对于中国制药工业来说,这是一段从0到1的创世纪。

近十年以来,我国整体的药物研发生态,包括从新药发现、临床试验、投融资环境到支付体系等各个环节,都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改变。

旧有的产业环境和商业逻辑迅速地式微,创新驱动、资本助力和并轨国际规范,成为行业的核心主轴。

然而,虽然曾经的行业沉疴与滞后在一场浩浩荡荡的医药改革浪潮中,被涤荡一新,但随着新兴产业生态与局面全面开启的同时,新的问题和挑战也逐渐横亘在整个行业面前。

如何认知与应对这些挑战,关乎整个产业下一个10年的走向。

下一个10年的产业命题

毫无疑问,在当前,创新成为行业最主流、最受瞩目的关键词。与此同时,中国医药产业现阶段的主要矛盾不容忽视。

人民群众对于疗效更好的新药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医保支付能力长期不足的矛盾,形成医药产业创新的发展阻力。

根据波士顿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医保专利药支出金额为370亿元,仅占医保药物总支出比重的5%。一些创新药虽可以进入医保目录中,但也会面临很大的降价压力。

目前,医保作为中国医药行业单一且最大的支付方,直接关系到创新药的价值实现过程。但是无论基于历史的回顾还是前景的展望,我们都有理由相信,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医保药品的价格生态仍将以普惠和降价为主题。

因此,对于一款新药而言,动辄数十亿的上市前开发投入,药物上市之后的经济回报,实在不容乐观。在一次行业大会上,某知名药企董事长甚至断言:“创新药的支付问题如无法解决的话,再过3到5年,可能会有一大批创新药企难以为继。”

在上一个10年,中国新生代创新药企已经完成从0到1的原始积累,接下来,如何在下一个10年完成从1到100的迈进,实现商业的闭环,成为整个行业必须找寻破解之道的共同课题。

国际化战略是破局之道

相比于天花板有限、同质化竞争激烈且长期以仿制药产业思维为主导的国内市场,国际市场对于创新药企来说,可以说是“流淌着奶与蜜的土地”。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数据,到2024年,全球制药市场规模达到1.64万亿美元,其中创新药市场规模达到1.13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创新药占比达到近70%。

国内规模排名靠前的药企,年度收入规模基本在200亿~300亿人民币的区间,而放眼全球,头部阵营的国际制药企业,年度收入已经到达400亿~500亿美元的规模,差距在10倍以上。

越来越多的行业人士意识到,仅仅依靠中国市场,无法完成创新药企业的的蜕变与跃迁,坚决贯彻全球化战略,按照国际标准去参与全球市场的竞争,成为中国制药企业摆脱内卷、完成商业闭环并走向更高格局的不二选择。

如果说,在上一个10年,充分贯彻“快速跟随”战略的企业,能够在竞争初期赢得一席之地;那么,在下一个10年,只有将原始创新与全球化的战略执行到极致的企业,将成为新的行业龙头。

在中国药企完成从1到100的质变过程中,全球化是不可或缺的核心环节,是整个棋局的胜负手,“得国际市场者得天下”越发成为行业的共识。

事实上,一批具备前瞻能力的行业先锋企业,已经吹响了扬帆出海的嘹亮号角;而百济神州,无疑是这波创新浪潮中极有代表性的先行者之一。

百济神州的全球化战略

全球化的基因,从公司成立的那一刻起,就深深地镌刻在百济神州的发展战略与企业文化之中。

“建立全新一代生物制药公司,以我们的勇气,不断创新,挑战现状,让高质量、可及且可负担的治疗方案惠及全球数十亿人口”,这既是百济神州制定的使命,也是目前百济神州发展现状的精准概括。

以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BTK抑制剂泽布替尼为例,其发展历程生动地诠释了百济神州在全球化道路上的艰苦探索与辉煌成就,也是全球化战略的一个标本性案例。

2019年11月,泽布替尼以“突破性疗法”的身份和“优先审评”的途径,获美国FDA批准上市,经过了7年多的研发,这是该药物在全球首次获批上市,同时也成为第一个由本土自主研发并获准在美国上市的抗癌新药。

然而,在美国上市、拿下这个全球创新药产业的制高点,只是泽布替尼在全球商业化进程的成功开端,在随后的2年多时间内,泽布替尼在全球多个国家掀起来一股上市热潮。

就在11月24日,公司宣布百悦泽(泽布替尼)在欧盟获批用于治疗成人华氏巨球蛋白血症,由此实现了在全球40个国家获批上市,商业化版图已经全面覆盖欧美主流市场。

目前泽布替尼已全球更多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交了20多项上市申请,除了发达国家的主流市场,也在众多发展中国家进行了广泛申报。

得益于全球商业化的进程以及在多项大型3期临床试验中的接连成功,今年第三季度公司财报显示,泽布替尼的全球销售额已经达到6,580万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320%,全球销售额放量加速的同时,国内销售额相较去年同期也实现223%的增长。

泽布替尼在全球的成功,一方面证实了百济神州的全球化战略的方向正确,另一方面也驱动着百济神州国际化布局的拓展,成为业内全球化进度最领先的新生代创新药企。

走向全球化的必要条件

国际化的前景固然美妙,但是成为一家有能力“始于中国,放眼全球”的生物科技企业,又应当具备怎样的禀赋与能力?

海外授权,即通常所说的” license out”,是目前众多药企出海最简单、最频繁采用的一种手段,这是因为大部分创新药企还不具备直接在海外开展临床和商业化的能力,通过海外授权快速将自身的重磅品种推向国际市场,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策略。

从立项之初就开始考虑国际化,有能力做出“Best in Class”或“First in Class”、在全球范围内都能体现明确的临床价值或者差异性的产品,是成功海外授权的前提条件。

简而言之,国际化需要真正的创新。

应该说,从最近几年以来,创新药企向海外同行进行创新药授权的案例快速增加,这是整个行业发展的明确趋势,而百济神州毫无疑问是其中最活跃的创新药企之一。

北京时间 2021年1 月 12 日,百济神州宣布与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达成合作与授权协议,诺华获得在多个国家的开发、生产和销售PD-1药物替雷利珠单抗的权益。

根据协议,百济神州将会获得 6.5 亿美元首付款,总交易金额超过 22 亿美元。

这项合作,不仅创下当时国内单一药品授权交易金额最高记录,同时也刷新了本土创新药 License-out 首付款最高记录。

按照国际惯例,药品授权的大都采用分期付款单额方式,交易总额包括首付款和里程碑付款两部分,其中最具意义的指标是首付款的金额,里程碑付款的真正执行需要满足诸多的前提条件,在很多交易中往往并不能最终落实。

百济神州与诺华的关于替雷利珠单抗的授权合作,其6.5亿美元的首付款,不仅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本土创新药 License-out 首付款记录的保持者,即使放在国际范围内来看,也是一笔极具影响力的交易。

除了创纪录的交易金额以外,本次合作的交易安排也非常具有创新性。这项合作所涉及的区域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成员国、英国、北欧国家、俄罗斯和日本等。

但是根据协议,百济神州并没有像大部分的药物授权方一样当起了甩手掌柜,双方在北美市场有相对特殊的安排:诺华和百济神州将会共同推进北美市场的商业化工作,主要的运营资金由诺华承担,百济神州的推广团队亦深度参与北美市场推广过程。

这种合作式的安排,既可以借助诺华的力量快速推进替雷利珠单抗的商业化,也是对百济神州自身海外商业化运营能力的肯定,同时亦可借此进一步提升百济神州在北美市场的商业推广能力,可谓是一箭双雕。

实际上,过去很多年中,诺华未曾引入过由国内自主研发的药物,而能够和百济神州达成这样一笔重磅交易,也印证了诺华对于这款药物潜力和创新力的极大认可。

从这个案例我们也可以看出,通过海外授权的方式,获得一定的现金流并且快速实现自身产品的商业化,只是百济神州商业化的路径之一,培养自身在全球市场的商业化能力,并以此进一步反哺研发与运营,才是百济神州的志向所在。

原因也很简单:海外授权固然是一种短平快地获得海外市场份额的方式,但是本质上还是“借船出海”,某种程度上命运还是掌握在合作伙伴手中;志在全球市场的百济神州,自然不会将所有筹码都押在海外授权这一种方式上。

事实上,建立自身的研发队伍和商业化队伍,自主推动新药研发、在全球范围内高效开展大规模多中心临床试验,进而实现药品上市,是百济神州长期以来的核心战略,这也逐渐造就了百济神州显著区别于国内众多同行的核心能力之一。

成立近11 年来,百济神州已在中国建立了高效的临床前研究团队,并在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区建立了强大的全球临床开发团队,高效执行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临床开发,并建立了在中国生物科技行业内领先的全球临床运营行业地位,吸引了大量海内外优秀人才。

根据最新招股说明书,百济神州全球研发人员已超过 2,800名,占员工总数超过 36%。

截至 2021 年 9 月,公司在超过 40 个国家和地区执行超过 95 项计划中或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包括38项III期或潜在注册可用的临床试验,总入组患者及健康受试者超过 13,000 人,其中海外入组接近半数。

以pd-1产品为例,截至最新招股说明书,百济神州在全球范围内已开展了 48 项替雷利珠单抗单药治疗及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包括 22 项注册性临床试验,共入组超过 8,800名患者,包括海外入组患者超过 2,600 名,是国产pd-1中海外布局最广的产品。

在公司创建初期,百济神州也与昆泰、及科文斯等国外CRO公司合作,推进自身管线的临床试验。

随着海外临床试验数量日益增加与覆盖范围的逐步升级,百济神州从2014年起开始逐渐“去CRO化”,目前百济神州已经将大部分临床试验的执行收回了内部团队手中。

独立推进大规模全球临床试验,不仅能够实现入组效率更高、临床成本更低的效果,更能够严格把控临床试验质量,也规避了完全依赖第三方的过程中一些不可控的风险。如此大规模的独立临床开发能力,让国内很多企业难以望其项背。

百济神州也是最早在欧美国家建立商业化队伍的创新药企之一,目前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已经逐渐建立起超百人的销售团队,而国内的商业化队伍也达到3100人。

如今,随着泽布替尼在全球市场的拓展,随着更多自主研发的药物逐步上市,百济神州在海外的收入迅速增长增长迅猛,而PD-1药物替雷利珠单抗也已在美国递交了首个上市申请。

在不远的将来,更多自主研发药物在海外上市,实现真正全球规模的收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从国内龙头到全球领袖

如果要问,5年或者10年之后,国内创新药产业的龙头企业是谁,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会认可,它必将产生于目前立足创新研发、不遗余力推进全球化战略的那一批企业之中。

在整个2020年,百济神州的研发投入超过了80亿人民币,在国内所有药企中排行榜首,持续的研发投入带来的是一条庞大的创新产品管线。

公司的商业化产品及临床阶段候选药物共有 47 款,包括 11款商业化阶段药物、 1款已申报候选药物和 35 款临床阶段候选药物,而临床前研究项目超过50项,随后将陆续进入临床阶段。

在百济神州2021年8月举行的全球研发日投资者电话会中,公司表示,目前公司所拥有的临床前、临床阶段以及商业化管线,已经能覆盖80%的癌症类型。研发管线在双抗/多抗、ADC、PROTAC等领域均有布局,也已经有多个管线展现出了first-in-class的潜力,可谓应有尽有。

从管线布局的数量与深度来看,百济神州的目标,已经不仅仅是成为这批创新药企的龙头,更是希望在未来可以跻身全球药企前10,成为全球制药工业的领袖级企业之一。

在全球投行Torreya公布的2021“全球1000强药企报告”中,百济神州市值排名升至38位,作为世界级创新药企的重要种子选手,成长迅速。

下一个10年,谁将成为“新生代辉瑞”、“新生代诺华”,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医药产业的下一个十年:创新为王,出海而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